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电子邮局  点击进入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我国工商业电价已大幅下降
    我国工商业用电负担正在快速下降。日前,江西省发改委印发《关于进一步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有关事项的通知》,自今年7月1日起,降低江西电网一般工商业目录电价每千瓦时4.64分。与2017年比,今年电价降价幅度10.38%,可减少企业用电成本超18亿元。同期,黑龙江省宣布今年该省一般工商业销售电价降价幅度达到10.2%,全年可为全省一般工商业用电户减轻电费负担13.56亿元。专家表示,工商业电价降低给企业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对经济稳增长的意义重大。
 
  近年来,较高的电价影响了企业发展活力。国家统计局云南调查总队调研发现,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工业品市场逐步回暖,众多工业企业期望能加大生产力度,抓住市场机遇,提升企业效益。在多重因素作用下,云南省电力需求逐步旺盛,2017年全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耗电量较上年同期增加3.6%,其中重工业耗电量占全部工业企业耗电量的95.2%。对于工业结构以重工业为主的云南来说,居高的用电成本阻碍企业放开手脚生产,对实体经济发展产生不利影响。
 
  云南的情况并不是孤例,降低企业用能成本已经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为此,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大幅降低企业非税负担,降低电网环节收费和输配电价格,一般工商业电价平均降低10%。国家发改委印发了《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有关事项的通知》,决定分两批实施降价措施。
 
  为落实相关政策,全国各个地区纷纷采取不同措施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其中大部分省均为直接降低一般工商业销售电价或者输配电价的方式,另外,部分地区采取电价政策调整的措施,实现一般工商业用户的电价下降效果。
 
  如广西将大工业用电类别和一般工商业及其他用电类别合并为工商业及其他用电类别,实现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下降。而山东通过实行一般工商业和大工业用电同价措施,以降低一般工商业用电负担。
 
  “降低电价对改善工业部门盈利能力,增进工业部门的国际竞争力有重要意义。”工银国际研究部执行董事赵东晨告诉经济日报记者,电力成本占工业整体成本三成左右,对于电解铝等一些高耗能工业,电力更是占成本四成以上。电价的升降,对工业盈利影响非常突出。
 
  在赵东晨看来,此轮降电价的主要目的是减轻实业负担,改善工业部门的盈利能力,从而拉动制造业与基建投资,在外部贸易环境面临挑战的背景下促进经济稳定增长。另外,二季度以来通胀整体呈上升趋势,降低电价对抑制通胀也有未雨绸缪的意义。
 
  在降低电价的过程中,作为输电通道,电网是核心环节。国家电网公司财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2015年以来,公司通过落实国家煤电价格联动、输配电价改革、取消和降低基金附加、扩大电力直接交易、完善两部制电价执行方式、取消中小化肥电价优惠等措施,累计年减轻公司经营区域内工商业用户用电负担超2500亿元。例如,2015年至2017年,河北南网一般工商业电价水平是0.846元,现在是0.663元,降价幅度22%,幅度是很大的。2017年,辽宁营口忠旺铝业有限公司使用电量60亿千瓦时,全部参与了市场化交易,每千瓦时电价降低8分,加上输配电价改革降低1.7分。该企业原来执行电价从每千瓦时0.55元下降到0.453元,降价幅度为18%,降低用电成本5.8亿元。
 
  未来,要进一步推动工商业电价下调尚存不少难点。一是技术升级,降低整体发电成本。直购电大方向下,终端电价从根本上将受到发电成本的直接影响,降低火电、风电、光伏发电成本,是长期控电价的根本保障。二是保证煤价在合理区间运行,保障煤炭供应,防止煤价过快上涨。三是保障直购电机制下竞价上网在具体执行层面的有效运行,避免地方政府的行政干预,促进发电主体的公平充分竞争。
 
  对此,赵东晨表示,最关键的突破口是继续落实新电改。一方面,要推进直购电,完善在发电侧的竞争机制;一方面,加快售电侧的改革,真正在售电侧引入竞争;此外,还要扎实做好输配电成本特别是其中线损率等关键指标的客观厘定。